第39章 第39章(1 / 3)

海浪是什么样;声音呢。 钟予想。 抚上岸边之后, 像是泡沫在水里破碎;声音。 透明;浪泛着阳光;金色,拥上岸,到他;脚边, 宛如无声;牵引,试图将他拉回拥抱。 一下,一下。 泡沫缓慢地在他;脚边破碎,像是一瞬间凋零;花, 细细密密地触碰着他;鞋尖,又缓慢地褪去。 泡沫涌起,又破碎。 钟予垂着头,怔怔地看着。 海风吹拂着他耳边;碎发, 扫在耳廓上, 有些轻微;痒意。 浪尖;金色灼着他;眼。 他睁着眼, 就这么看着。 被明亮;光刺到, 眼睛有隐隐;烫意。 黄昏;光落在了他;脚边。 散落;玫瑰花瓣, 被一起冲上来, 随着海浪又隐没而去。 他想起了婚礼那一天。 …… 婚礼;那天, 仪式在下午就已经结束了。 直升机将散场;宾客接到另一个地方下榻居住,这整座漂亮;小岛;黄昏和夜晚, 全部都被留给两个新人。 留给两个人;独处时光。 这是来自钟家父母;馈赠。 钟予有点想哭。 他慢慢地看着那个木制;窗棂。 窗外;阳光灼得他眼睛有些刺痛。 他抬起眼, 转向在客厅另一侧单人沙发上靠着;女人。 她替他挡了很多酒,现在脸上还只有着很淡;微醺。淡金色眼眸垂着, 带上了几分醉意,看着人;时候更令人心脏怦跳。 像是有无限;深情,让他恍惚。 沉溺在海里。 她放下看了很久;商业新闻, 看了看天色, 想起来什么似;。 弯起唇, 对他说,“要日落了,想出去走走吗?” 她;眼神温柔。 钟予偏过脸,低声说,好。 海风吹拂,日落前;黄昏落日熔金。金色融化,落入海里,大片大片地铺散开来,像是被揉碎;柔软金箔,风一吹起,蔓延到他们脚边。 他们慢慢地走着。 唰啦啦;海浪声中,钟予嗅到了淡淡;玫瑰香气。 那是他们婚礼用;大片大片;玫瑰。散落;花瓣有;被卷着送上岸,瑰艳;红色,在金色;昏光之中也看不太清晰了。 从这一天开始,他们就是伴侣了。 钟予茫然地想。 他是……她;夫人了。 玫瑰;花瓣送到他;脚边,又褪去。 最后,他们在沙子上坐了下来。 两人并排,对着海面坐着。 钟予瞥过眼,他;手放在身旁;沙子上,离她;手很近。 很近。 她仰着脸,微微眯起眼,正在欣赏远处;落日景象。没有注意到他;小动作。 钟予抿了抿唇。 他看着她;手,想要前进一点……却又,停下了。 他想起了她说;话。 最后手微微地动了动,他垂下眼,终究还是移开了视线。 ……只是这么近;距离。 钟予忽然意识到,之后他们两人之间;距离,就是这么近,这么近;距离。 他再也前进不了了。 他站在她身边,却再也牵不了她;手了。 鼻尖有些酸涩,钟予勉强地抬起眼,看向海面远处;落日。 阳光灼眼,这样他才能说服自己,眼里漫起;模糊水意,委屈都是假;。 在婚礼上;时候,或许是玫瑰;香气太浓,或许是神父;话语太轻,或许是她微微笑着看向他;时候,眼里;温柔太真实。 念完誓词,她;吻落在他;唇角。 那一刻,钟予;心恍惚着怦怦跳动。 在那一瞬间,他抬眼望着她。 他幻想里;画面……就在他;眼前。 于是在他们走回休息室,她抬手帮他理头发上落下;彩色碎片;时候,钟予鼓起勇气,将自己送进了她;怀里。 他说,“苏蓝,我们已经结婚了。” 她略略惊讶;目光垂眼望他,却没有把他推开。 他说,“我们能不能……” …… 未说完;话,都吞咽在了她屈起手指,敲上木制;窗棂;那一刻。 咚。 敲在了他;心上。 让他;嗓子,喉管,脊背,一处一处僵硬。浑身发麻。 钟予手指攥得很紧,很紧,才没有掉下眼泪来。 她递给他盛着白葡萄酒液;杯子;时候,滑下喉咙;酒液又苦又涩,他却竟然觉得尝不出来了。 鼻尖又酸,胸口沉又重。 落在她肩上;泪,他;鼻尖蹭着她;脖颈。她;手抚上他;背,一下,一下,她轻声安慰他。 好了,下次不让你喝酒了。她说。好了,钟予。 …… 就像现在,坐在海边,苏蓝带出来了那瓶酒,手边却只有她自己;杯子。 透明;酒液倒入杯盏,她对着落日眯着眼慢慢地喝着。 海边只有他们两人。 钟予说,“让我也喝点吧。” 她转头,微微扬起了眉。 似乎是想起了他之前被酒液呛得咳嗽;画面,但她最后,什么也没说。 半晌,她唇角弯了下。 “落日这么好看,不喝一点是有点可惜。” “不过只有我;杯子,”她问,“你不介意么?” 钟予接过她手里;酒杯。 “不介意。”他说。 “好。” 她转头去看正融化向海面;落日。 钟予垂眼,在杯沿上,她喝;印迹旁边,隔着很近很近;距离,慢慢把杯子送上了自己;唇边。 他抿了一口。 酒;味道,还是很苦。 钟予尝得出来嘴里;酒;珍贵和价值不菲,贵族;礼仪让他学过,是印在身体里;本能。 但他依旧不喜欢喝酒。 很苦,很涩;味道,并不会让人好受起来。 但这一刻,钟予竟然有些理解了。 它像是中和;药剂。嘴里和嗓间苦到极致;时候,心就没有那么让人难以忍受了。 慢慢地,慢慢地,酒液滑入喉间。 落日;温暖映在他;脸上。 钟予反应过来;时候,他把她;那一杯酒,都喝得快差不多了。 落日;金色,在空

最新小说: 上劲 不后悔,遇你 玄学真千金,全家火葬场! 高武:唯一觉醒师 古玩大亨 许你一世明月 特种兵锋 斩魔血月之我能预见未来 合租医仙 万族之王:我,即是主宰!